Tai Gong Six Teachings

From World's Chinese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About

Tai Gong Six Teachings is believed to be written by Jiang Taigong (姜太公). He is the military advisor to King Wen and King Wu, helping them to defeat the fatuous Shang Dynasty's last king, King Zhou, to establish the Zhou Dynasty.

《六韬》简介

《六韬》分为《文韬》、《武韬》、《龙韬》、《虎韬》、《豹韬》、《犬韬》,所以叫做《六韬》。由于该书是以周文王、武王与姜太公对话的形式写成的,所以 相传为姜太公吕望所著。经历代学者考证,都认为无论就书中内容及文字结构而论,都不是殷周之际的作品,而是后人所依托。

《汉书,艺文志》儒家类著录有:“《周史六韬》六篇。”下注:“惠襄之间,或曰周显王时,或曰孔子问焉。”唐人颜师古注,即今之《六韬》也。盖言取天下及 军旅之事,弢字与韬字同也。”但有人认为:《六韬》书中有“纵横捭阖,阴谋权术”的内容,与儒家“格格不入”,从而否定颜师古注。我们认为:《六韬》中固 然有“纵横捭阖,阴谋权术”,但它们集中表现于《文伐》一篇中,其他各篇则不多见。相反,其反复陈述的主要观点倒是:“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 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德之所在,天下归之。……义之所在,天下赴之。……道之所在,天下归 之。”这些思想都导源于《尚书》,与“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天下归仁焉”等儒家思想,并没有什么“格格不入”的地方。而且《六韬》一书在兵书中 比较起来,谈政治较多,以治国为治兵之本,所以《汉书•艺文志》把它归入儒家,也是不足为怪的。汉书•艺文志》中把兵书列入其它各家的,并不少见,兵书 《司马法》不是列入“礼部”,《尉缭子》不是列入杂家了吗?《六韬》和其它兵书一样,是军事学,它是以战争为研究对象的。它不可能囿于一种学派,其中掺杂 一些法家、道家等观点也是很自然的,说它是“杂家”也许可以,但不足以此来否定颜师古之说。况且,《庄子•徐无鬼》:“纵之则以金版六弢”,注中引司马崔 说,“金版六弢皆周书篇名,或曰秘谶也。本又作《六韬》谓太公六招:文、武、虎、豹、龙、犬也。这里《周书》是否《周史》,《秘谶》指什么书都不明确,相 反,“本又作六韬……”却很明确,其意思与颜师古注完全相同。

《六韬》的成书年代,据《汉书•艺文志》所载:“惠襄之间(公元前676一前619年),或曰显王时(公元前368一前321年),或曰孔子间焉(公元前 551一前479年)”。这三种说法,我们认为周显王时较为接近。因为《六韬》中《均兵》、《武骑士》都谈到了骑兵的使用问题,而据史籍所载,骑兵作为一 个兵种大旦出现于战场,是在赵武灵王(公元前325一前299年)胡服骑射之后,周显王和赵武灵王差不多是同一时代的人物。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 出土的竹简《六韬》,其内容虽然不全,但已有《文韬》、《武韬》、《龙韬》等。(见《文物》1974年第二期罗福颐著《临沂汉简概述》)由此,我们基本可 以断定《六韬》的成书年代,上限不早于周显王时,下限不晚于秦末汉初。

《六韬》一书虽非姜太公所著,但仍不失为一部有价值的兵书。《后汉书,何进传》有:“太公《六韬》有天子将兵事,可以威压四方。”《三国志•蜀志•先主传 •注》引先主遗诏:“间暇历观诸子及《六韬》、《商君书》益人意志。闻巫相为写《申》、《辕》、《管子》、《六韬》一通已毕。”说明刘备、诸葛亮都十分重 视《六韬》。宋元丰年间把《六韬》列入《武经七书》,定为武学必读之书,颇受重视。书中一些一般军事规律,至今仍有其现实意义。尤其对于我们研究中国军事 思想的发展更有重要的价值。


The teachings are as follows, each of them are further breakdown into more subsections:

  1. Civil Teaching, 文韬
  2. Military Teaching, 武韬
  3. Dragon Teaching, 龙韬
  4. Tiger Teaching, 虎韬
  5. Leopard Teaching, 豹韬
  6. Hound Teaching, 犬韬

Personal tools